扬华首页

学生工作处 | 办公系统 | 学生自我发展管理平台

 
   扬华新闻 | 扬华校园 | 承唐漫笔 | 扬华评论 | 院系风采 | 评点视界 | 访谈采风 | 研究生之窗
 
[不思则罔]《正义论》于我
文章作者或来源:记者:郝韵瑶(文字) 浏览次数:(1569) 发布时间:2016-11-20
--------------------------------------------------------------------------------------------------

一个社会体系即使其各种制度单独地看都是正义的,但从总体上说它却是不正义的,这种不正义是各个制度结合成一个单独体系的方式的结果。

初读此书时,我实在是倍感压力,大量晦涩难懂概念的堆砌,甚至能令一个短句都显得意味不明。直到我翻至后页,才恍然发现前文中毫无解释、直接加以运用的概念原来都在后文中有详尽的解答——这一有趣,甚至可以说是不合理的行文结构让我有了一种“作者是在表达观点后,因受到反对者的激烈攻击,才不得不对其作出进一步的解释”的印象。后来查阅资料,得知罗尔斯在整理与加工《正义论》的20年里,不断遇到来自各方面的的批评和挑战,促使他写出一篇又一篇的文章来完善自己的立论、反驳对方的观点——这一过程无疑是与自己的拙念不谋而合,实在倍感荣幸。

因我个人对正义的原则更为感兴趣,故而本文将专注论述第二章节的内容,以及就读过程中自身的认知与疑难。

本章序言中所言:“正义论可以划分为两个主要部分:(1)一种最初状态的解释和一种可供其间选择的不同原则的概述;(2)一种对实际上要采用哪个原则的论证。”这一章论述的重点,即是可供最初状态选择的不同原则的概述,若定义界限更为清晰,则是可供最初状态选择的两种正义的原则的概述。

然后章节伊始,罗尔斯论述的却是适用于社会的基本结构的制度以及由这种制度所体现的形式上的正义。

制度大抵是这般定义:首先,制度的原则是绝不能和用于个人及其在特殊环境中的行动原则混淆起来。其次,制度所应运而生的社会应是一种假设中的良序社会,这个社会能有效地受一种共享的正义观调节的社会,对何为正义非正义也有一种公共的理解。再者,制度中单独的,亦或者是几个的规范可能是不正义的,但并不能妨碍制度本身是正义的。而不偏不倚且一致地执行这种制度,即是形式上的正义。

制度的原则与个人的原则不一致,是否能够这般理解:假设每一个人都是理性的,是符合西方经济学的“经济人”,他们的行动是以本身利益的最大化作为准则,而不顾他人的利益,甚至会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去伤害他人的利益;然而,制度的原则应是每一个人的利益都需要被尽可能地顾及,甚至在某些特殊情况下,出于大局的考虑,更需牺牲部分个人利益以达到社会利益的最大化。故此,两者的原则是不能被混淆的。

而所谓假设中的“良序社会”定义,无疑是易受攻击的。整个社会能有效地受同一种正义观调节,且不论如何实现有效,单是如何令社会中的所有人都接受相同的正义观念,都难以实践。每个人的思想都是一朵姿态各异的花,如植物的长势受阳光、水源、天敌等等因素的影响,人的观念也受着不同环境这般或那般的约束而被塑造得多多少少地有些不同。譬如,即便是在西方铺天盖地的资本论宣传声中,亦会夹杂着不合主流、投身共产主义的呐喊。如何束缚起,甚至是教化出众人统一的判断标准?用同一个大脑思考,这似乎有一些“乌托邦理论”的痕迹,但在前言中,译者反驳这并不是那种老式的、真诚幻想和期待的乌托邦理论,而宁可说是一种证明方式和标准,一种想为非理想的正义理论提供基础的尝试。我虽然不能完全地接受译者的建议,但相信此话绝非毫无道理,只望在未来多对此书进行几番研读后能有更深层次的理解,以对当下的这一疑惑解答。

且说令我即为惊叹的一种论述:“建立规范的根据在于是否能令人们的主要利益推动他们向着普遍欲望的目标行动。”边沁把这种“人们虽然未曾意欲或遇见却还是对社会正义作出最好的结果”的协调设想为利益的人为统一。规则能将人们的私欲诱导至对正义有利的方向,以至于人们在追求个人利益最大化的同时能为社会正义作出尽可能多的贡献,这个构想是很诱人的,但又该如何实现?最大的难处亦是唯一的难处即是如何才能设定出,能达到“引导私欲对社会公平有利”的制度。凭借短暂且无知的人生经历,我能想出的方法无非是通过漫长且争论不休的确立制度阶段,以不断的试错积累出稍微高明的建议,以微小的迈步,在极其遥远的未来得到一份详尽且万能的答卷——而这万能又是不得不“相对”的万能。除此以外,或许只能求助上帝——也只有神才能制定出如此完美的事物,前提是如果他确实存在的话。

假设这种完美的制度确实存在,于罗尔斯的眼中,它依旧不是绝对的正义——不过是整体的正义,较宽广的正义。他允许甚至是放任了这个制度中一个或几个规范的可能不正义,认为在整体的社会体系的结构中,一种明显的非正义能够抵消另一种非正义。不知如此举例是否恰当:现代社会中,难以否认的是精英层所持有的话语权更大——此为一种非正义,然而他们却需要为权力被剥夺的基层服务——此为另一种非正义。两者综合,所呈现的是整体的公平,是制度的相对公平。

并不是缺乏能力去追求各个规范的绝对正义,而是不能。罗尔斯认为:“一个社会体系即使其各种制度单独地看都是正义的,但从总体上说它却是不正义的,这种不正义是各个制度结合成一个单独体系的方式的结果。”出于不同的利益集团的需要,某种规范可能鼓励或辩护为另一种规范所否认或无视的愿望——除非社会上能有一种共同的愿望,否则一部分人的如愿往往会伴随着另一些人的失望与损失。

只需不偏不倚且一致地执行制度而不论其他,初始我并不理解形式正义的提出以及存在意义。但罗尔斯作出了于我而言十分有力的说服:“即使在法律和制度不正义的情况下,前后一致地实行它们也还是要比反复无常好些。这样,那些受制于它们的人至少知道它们所要求的是什么,因而可以尝试着保护自己。”上位者能制定于自己而言有利却是对底层人民不公的制度,然而,民众间亦存着利用“可能的制度漏洞”以及“必然的执行力度”反将一军的可能性——这又是社会的整体正义不谋而合的,令人不得不喟叹罗尔斯自始而终都统一的哲学思辨逻辑。

其次,章节论述了正义的原则有二。第一原则是“每个人对与其他人所拥有的最广泛的平等基本自由体系相容的类似自由体系都应有一种平等的权利”,而在其论述过程中,罗尔斯又引出了基本的善作为社会可供分配的资源的概念。第二原则是“社会和经济的不平等应这样安排,使它们(1)被合理地期望适用于每一个人的利益;并且(2)依系于地位和职务向所有人开放”,其中,罗尔斯偏题讲述了效率原则的必要性,更是借此提出了程序正义的概念。在第一原则与第二原则以外,又存在着名为“一般的正义”的特殊情况,设想人们在经济回报巨大的情况下可能愿意放弃某些政治权利。罗尔斯虽未对“将这个一般的正义观搁置一边”的前提作出说明,但以我认为,这或许是与老师在课上所提出的“任何人都不至于需要出卖自己的自由与权利的贫穷境地”假设相一致的。

篇幅已长,因而下文我将对更为感兴趣的“程序的正义”作出回应。罗尔斯认为,完善的程序正义有两个典型特征,一是对什么是公平的分配有一个独立的标准,这个标准是独立于并优先于随后要遵循的程序而被规定的;二是涉及一种一定能达到想要的结果的程序是可能的。显然,第二特征所招的非议将是巨大的:“所遇情况是特殊的,甚至不会二次出现,委以运行的程序却是单一且普通的,如何能保证所能达到的结果都是正义的?”如同法律总是处于修订阶段一般,既定的规则总是落后的,因而在判别中需要人的酌情判断以辅佐。世上并不存在自诞生即是完美的程序,如同前文所提制度一般。但罗尔斯只说:“无法保证达到标准的程序,都是不完善的。”一笔带过。

目前,虽然以我拙劣的哲学水平,并不足以完全理解罗尔斯的精妙理论,但《正义论》这本书带给我的启发无疑是巨大的,所带来的、对现实社会框架的自主思考才是最大的财富。(编辑:郝韵瑶)

 

(图片来源于网络)

  加入收藏 打印文章 关闭
--------------------------------------------------------------------------------------------------
共有 0 评论>>
发表您的看法:
   用户: *    密码: *    用户类别:
   *
在这里发贴,表示您接受了扬华素质网的 用户行为准则
请您对您的言行负责,并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 
         
 
 
 
 
 
 
 
帮助信息 - 联系我们 - 留言本 - 登录扬华
扬华素质网·交大学生自己的网

版权所有:学生工作处 技术支持:学生工作处(028-66366353)或扬华工作室(028-66363689) 蜀ICP备06008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