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华首页

学生工作处 | 办公系统 | 学生自我发展管理平台

 
   扬华新闻 | 扬华校园 | 承唐漫笔 | 扬华评论 | 院系风采 | 评点视界 | 访谈采风 | 研究生之窗
 
[思绪几多缕]我们不再一起漫游——读《穆斯林的葬礼》有感
文章作者或来源:记者:加依娜(文字) 浏览次数:(2422) 发布时间:2016-4-23
--------------------------------------------------------------------------------------------------

天上,新月朦胧;

地上,琴声缥缈。

霍达在书中后记中写道:“我在稿纸前与主人公一起经历了久远的跋涉,为他们的欢乐而欢乐,为他们的痛苦而痛苦。当我一个个把他们送离人间的时候,我被生离死别折磨得痛彻肺腑。看这本书的两天里,心情正如笔者所写,读罢掩卷,久久不能平复。这本传说中的“催泪炸弹”,终于在新月的葬礼来临之时,冲破了我内心的防线。作者的情感和躲在稿纸背后的嚎啕大哭,透过笔尖和纸背也沁到了我的心间,惹得几番泪目,感慨清风明月依旧,璞玉珍宝辗转,唯有人别离。

一个始于葬礼的故事,也止于葬礼,似乎是劫数,又似乎是命运。一个回族家族,六十年的兴衰沉浮,几代人的感情纠葛随着书中“月”、“玉”两条线索不断向世人呈现。洋洋洒洒五十多万字更是让一条承载着穆斯林信仰、鲜血、眼泪和希望的长河铺展眼前,缓缓流淌。

当我们为它暂且摘去茅盾文学奖的桂冠,先将溢美之词搁置一旁,事实上这本书在问世至今的二十九年间一直饱受争议。看过很多批判性的书评,直指这本书是披着玉石和宗教外衣的琼瑶式小说,是体制下的献媚之作,并戏谑应称其为《制玉世家的沉浮史》或《玉雕大亨家族风云》更为贴切;也有人批判韩子奇和梁冰玉的爱情不伦,韩新月与楚雁潮的爱情太过矫情;更有甚者,认为韩新月人设单薄,一味地女神圣母化塑造。

事实上,韩新月完全符合那个时代中国人心中理想化的对少女的审美观。纯洁美丽,不染人间烟火,似一块无瑕的玉,似一弯清浅的新月。作者在塑造新月这个形象时,或许添加了过多那个年代人对新一代的美好憧憬。不置可否的是作者对于新月的偏爱,反倒使她成为了全书中比较苍白的一个人物。新月是人性上的最高理想,也许我们永远都无法完美,但内心倘若不再坚持追求这种完美,人性就会真的衰败,这也许是笔者塑造新月这样一个形象的初心。

再说韩新月与楚雁潮的爱情,若以当代社会人伦关系标准去衡量这份师生恋以及其恋爱日常,不难理解会为众多读者所诟病;但若于时代大背景之下观之,则能咀嚼出另一番深味。该书写于八十年代,那是隆冬之后冰雪消融、思想初放的年代。在那样一个物质匮乏,生活简单,思想纯洁的年代,能缔造这样刻骨纯洁的爱情想来很自然。我想,在阅读这类时代感鲜明的小说时,只有将自己代入时代之中,才会动情于那飘忽在后半部小说间缠绵、哀恸的《梁祝》小提琴曲,才会感动于这真挚、热切的情感。虽然宗教背景的差异像一副厚厚的桎梏阻挠了他们,虽然一段本可玉成的佳话最终演变成了人鬼殊途的悲剧,但还好他们彼此相遇,眼中的火焰燃烧过两颗年轻的心灵。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主流思想,但愿我们以通达之心视之,莫要以今日的标准去妄议过去。

如果谈到书中另一段感情——韩子奇与梁玉冰之间的不解情缘,就不得不说说韩子奇。这个男人,玉痴成魔。玉带给过他无限的荣光富贵,最终也将他的生命推向毁灭。因为玉,他和只有师兄妹之情的璧儿结为连理;为了玉,他抛下妻子孩子甚至全部家业,远赴重洋,无影无踪整整十个年头;为了玉,他不能勇敢地与玉冰逃离现世,甚至用泪与跪求她留下女儿,只是为了安慰他葬送在现实面前的爱情。他的一生,痴痴傻傻,牵牵绊绊只为玉!璧儿和玉儿的那个奇哥哥啊,说到底不过一个将玉和面子看得比什么都重要的懦夫守财奴。

而梁玉冰则无疑代表了那个时代女性对解放、自由的渴求,热情而盲目。她才华横溢,骄傲冷漠,内心也极度脆弱与孤独。她渴望爱情,但那一场在燕大校园的恋情却成了一场噩梦,她逃避,远赴英伦。战火夺走了那个视她为女神的奥立弗的性命,她自责,几近崩溃。在暗无天日的轰炸中,她渴望光明,寻求救赎。蓦然回首,才发现奇哥哥正是她的稻草。“奇哥哥,抱紧我……”他抱紧了她。“奇哥哥,吻吻我……这是两个灵魂的垂死挣扎,两个灵魂的遥相呼唤,两个灵魂的猛烈撞击,两个灵魂的痛苦呻吟!我们无法指责韩子奇和玉儿的结合,我们不曾生活在战火纷飞的年代,体会不太到战争中背井离乡之人心中所承受的一切,自然也无法理解这份因为战争而产生的情愫,它的名字或许真的叫爱情。

“没有世俗的洗礼,没有变迁的沉痛,谁的心不曾柔软。”书中那个曾经温柔如水的少女璧儿让我想起了张爱玲的这句话。这样一个璧儿,却成了这个家族几十年沉浮的主导者,和子奇一起重新高高挂起了奇珍斋的牌匾,同舟共济的经历让她顺理成章成为了韩太太,却也从此禁锢在了这三个字中。面对岁月变迁,年少璧儿的音容笑貌渐渐模糊,她的刻薄源于她可怜的遭遇,新月的存在仿佛魔咒,使她一生不安。她不懂爱情的美好,一切世事均以她的标准去衡量。在岁月的河流里,一步步愚昧,一步步庸俗,最终在生活中沉沦。

阅读这本书的体验,仿佛眼前是文字,脑内却是一帧帧的电影镜头,丝毫没有艰深乏味之感。霍达确实是一位渊博的作家,无论是书中提及的国内革命、二战背景,还是各种人性心理的细节,她都能体察细致入微,让人如见其景。大量细致的民俗风情、生活气息浓郁的京味儿口语、繁复却一丝不苟的穆斯林婚葬礼节……半个多世纪的故事,笔者就这么耐心地、悠然地讲给你听。整本书中隔章插叙、倒叙、闪回,那画面的衔接更像一部电影,但时间脉络又很清晰绝不会令人迷惑。所有这一切就是这本书所散发的独特魅力,令人一睹便无法释手。

读完全书久久不能释怀,另一原因则是因为它具有悲剧的感化力,我们的心正是从这悲剧之美中得以净化。拥有美的灵魂的新月,笔者仿佛要把世界上所有能令人欣羡的美质都赋予了这个女孩,但她被命运判了极刑,一下跌入人生的劫难,陨落在天明之际;曾沦陷在新月明媚双眸中的楚雁潮,塚前忘情重奏《梁祝》,泪水潸然,呼吸难为,只能与恋人隔世相守;有着满腔凄苦的韩太太,在长久的等待后等来的却是丈夫与妹妹的背叛;渴望爱情和幸福的玉儿,只得远走他乡,骨肉两隔,徒留两鬓斑白时,入怀一抔黄土;一生为玉痴狂的韩子奇,在弥留之际才恍然间明白这一生所犯下的深重罪孽……竟是这样苦难的人家,所有的不幸全都在那里被放大,被酿成毒酒,噬咬着每个人的心。诚如笔者在后记中所写:“即使一生中全是悲剧,悲剧,也是幸运的,因为他毕竟完成了并非人人都能完成的对自己的心灵的冶炼过程,他毕竟经历了并非人人都能经历的高洁、纯洁的意境。人就是应该是这样大写的‘人’。

无论这本书从问世至今曾被多少读者报以枪林弹雨式的批判,亦或者被过分的溢美之词包裹,我觉得,还是如之前所说,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主流思想,但愿我们不要以今日的标准去妄议过去。

好吧,我们不再一起漫游,

消磨这幽深的夜晚。

尽管这颗心仍旧迷恋,

尽管月光还那么灿烂。

因为利剑能够磨破剑鞘,

灵魂也把胸膛磨得够受,

这颗心呵,它得停下来呼吸,

爱情也得有歇息的时候。

虽然夜晚为爱情而降临,

很快的,很快又是白昼,

但是在这月光的世界,

我们已不再一起漫游。

就用书中拜伦的这首《好吧!我们不再一起漫游》告别新月,告别奇哥哥,告别逝去的旧时光吧。因为,你看呐,西南天际,一弯新月升起来了,弯弯的,尖尖的,清清的,亮亮的,多么醉人的新月。(实习编辑:黄于珊)

(图片来源于网络)

 

                                  

 

 

 

  加入收藏 打印文章 关闭
--------------------------------------------------------------------------------------------------
共有 1 评论>>
发表您的看法:
   用户: *    密码: *    用户类别:
   *
在这里发贴,表示您接受了扬华素质网的 用户行为准则
请您对您的言行负责,并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 
         
 
 
 
 
 
 
 
帮助信息 - 联系我们 - 留言本 - 登录扬华
扬华素质网·交大学生自己的网

版权所有:学生工作处 技术支持:学生工作处(028-66366353)或扬华工作室(028-66363689) 蜀ICP备06008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