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华首页   学生处   扬华工作室   扬华新闻   磐石计划   学生党建   艺术中心   扬华文化   网络导航   扬华邮箱   办公系统
  首 页   精彩校园   缤纷学院   班级风采   党员行动   人物访谈   眷诚视野   信息直通车   精品活动
 
【眷诚小评】九月
新闻来源:扬华研究生新闻中心 浏览次数:(765) 发布时间:2016-11-16
-----------------------------------------------------------------------------------------------------------------------

目击众神死亡的草原上野花一片
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
我的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
我把这远方的远归还草原
一个叫木头 一个叫马尾
我的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

远方只有在死亡中凝聚野花一片
明月如镜 高悬草原 映照千年岁月
我的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
只身打马过草原

很多时候,我们在寻找某个缺口,可以穿越千年的时光,把历史洗涤荡尽,而每当《九月》的第一个旋律响起时,我就知道我所寻找的缺口已经坍塌了。它一击即中,把心里的血眼中的泪一抹而去,所有的黑暗和苍白向你涌来,所有的希望和美好向你涌来,不用还手,不去哀愁。《九月》词作者海子1989年山海关卧轨自杀,曲作者张慧生2001年出租屋上吊自杀,而演唱者周云蓬是一位盲人民谣歌手。

海子是个孤独的人,寂寞的诗人,他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却又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不得不和烈士和小丑走在同一道路上,万人都要将火熄灭,而他一人独将此火高高举起。他将内心的世界打扫干净,一个人悄然在世间游走,身后是嘈杂的雀响和躁动。他往草原走去,他往最纯粹的天堂走去,不管所有吟唱着“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以作为自身标榜的人们。在那冰冷的铁轨上,又一个世界的门为他打开,那里鲜花遍野,没有“陌生人”同伍,只有“幸福的人”,只有比远方更远的风,只有“接近太阳”的绚美。孤独的海子永远孤独,永远寂寞,只能在那如血的每一个清晨和黄昏里,以梦为马,只身过草原。

张慧生,一个活在九十年代却带着“八十年代的气质的吉他教师,他缺少轰轰烈烈的事迹,也不善经营自己,在那个善于遗忘的时代,注定是要被时代抛弃的。他只会安静地生活,安静地创作,甚至连死亡都是安安静静的,就像他悄无声息地被这个世界忘记一样。但至少他留下了《九月》,留下了那个年代里的“广陵散”,留下了被后人传唱和品味的诗意以及足够我们痛饮达旦的豪情。

周云蓬九岁失明,十五岁写歌,二十一岁写诗,他用低沉雄浑的嗓音把《九月》唱得婉转悠扬,含着悲壮。死亡的众神、远方、劲风、草原、苍穹、四处漂浮的魂灵。生命总是太重,重到我们无法放弃;生命有时太轻,轻到我们无法抓紧。而那样如诗般疼痛的诉说,却也能被他唱得从容、安稳而坚定。那苍凉深入骨髓,渗到绝望里,又不得不在绝望中找出希望,希望在明镜高悬的千年岁月里,当琴声奏起,还剩一人打马而过。

而那两个逝去的人,却在他的歌声中复活,一个叫木头,一个叫马尾。吉他与酒瓶的碰撞是歌、曲、诗完美的诠释,用最无声的呐喊吟唱出那些最极端的孤独和寂寞。厚厚的眼镜后面是一双深不可测的眼,那默然的脸在凌乱的风里,在绝望的境遇里,形成强黑灯光一线的剪影,在黑暗的光里成为重金属的泛黄卡片。沉默的歌者端坐着,身后是银白色的光芒,高高直插在无垠的夜空,那里只有两颗闪烁的星。

说不清是谁遇见了谁,究竟是海子的诗遇见了张、周,还是张、周遇见了海子的诗并不重要。在相互穿梭的时光里,相互衬托的命运里,用共振的灵魂把《九月》高高举起,在不属于他们的时代里像一朵艳美的花静静绽放,像静默的星空永远灿烂。

而我,我要在那缺口坍塌的时候,在四月的季节里遥望九月,遥望那久远的际遇,遥望那动情的故事,并且希望它们永不会被改变,就像它们从未发生。

扬华研究生新闻中心记者 陈坤 报道 杨珏 编辑

 

 

  加入收藏 打印文章 关闭
-----------------------------------------------------------------------------------------------------------------------
共有 0 评论>>
发表您的看法:
   用户: *    密码: *    用户类别:
   *
在这里发贴,表示您接受了扬华素质网的 用户行为准则
请您对您的言行负责,并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 
         
帮助信息 - 联系我们 -  留言本 - 登录扬华
扬华素质网·交大学生自己的网
版权所有:学生工作处 技术支持电话:(028)66366353或(028)66363689 蜀ICP备06008888号